移动流媒体

您现在的位置: 首页 > 移动流媒体 > 分析/视点

对话彭远文:短视频新闻人才极其匮乏 需三个硬功夫

作者:唐瑞峰    来源:主编温静   发布时间:2018-09-27 09:00:51

   【流媒体网】摘要:谁能想到,当短视频遇上严肃新闻,“我们视频”这颗两年前种下的树苗如今已经结出了果实。


 

  “我们视频”成立两周年之际,9月12日,大风起兮·2018中国新闻视频高峰论坛在京举行,新京报社、腾讯新闻联合业界共同探讨新闻视频发展的可持续道路。

  谁能想到,当短视频遇上严肃新闻,“我们视频”这颗两年前种下的树苗如今已经结出了果实。

  “我们视频”如何生产严肃新闻短视频?短视频的新闻人才需要具备哪些素质?怎么看待严肃新闻在短视频领域的价值空间?带着这些问题,本期《电视指南》杂志专访了“我们视频”副总经理彭远文。

  

微信图片_20180927090155.jpg

我们视频副总经理彭远文

  对话实录

  主编温静:新京报和腾讯新闻是一种什么样的合作方式?

  彭远文:腾讯新闻购买了“我们视频”的独家版权,内容生产完全是以我们为主的。最开始做直播的时候,我们在技术上有很多东西是不熟悉的,在这个阶段腾讯的人来教过我们,我们也派人过去学习了一段时间。

  腾讯新闻监控到的热点话题,也会提供给我们作为参考,我们生产的内容也会跟他们进行沟通,让他们有一个更好的位置来进行推广。我们每天需要大量选题,腾讯新闻相当于是我们的一个来源。最重要的是,有了平台的支持,传统媒体的转型才会成为可能。

  主编温静:我们视频平时是如何生产内容的?

  彭远文:我们其实是很传统的新闻生产模式,报选题-采访求证拿料拍摄-后期编辑-审核发布。

  不同于其他短视频的UGC模式,严肃新闻的生产对于资质和专业性要求都很高,我们视频也有一些UGC内容,但大都以正能量的生活类为主,作为PGC生产的补充。

  主编温静:拍客团队现在发展怎么样?

  彭远文:如果遇到一些突发事件,记者来不及赶到现场,在这个阶段的时候我们会请一些拍客先去,我们会跟他说我们的需求,他们只负责拍摄。当然拍客有时候也会给我们爆料,一些比较软的话题可以让他操作,涉及比较严肃的话题,都是记者去做的。

  我们视频的拍客目前在3000人左右,一个拍客不是从头到尾把活全部干完了,后期剪辑是我们在做,我们在前期有时候是合作关系,拍客其实是在给我们的记者提供协助。

  主编温静:能否简单介绍一个拍客的案例?

  彭远文:比如说我们之前做了滴滴顺风车女乘客被害案,这个选题本身其实选题线索是当地拍客提供给我们的,所以我们当时做得非常快,因为媒体还没报道,是拍者给我们提供的线索,这就极其宝贵了,所以也不能说拍者就是一个技术工种,他给我们提供了非常宝贵的选题线索。

  主编温静:如果说一个跑经济口的记者去参加一个论坛或者活动,他会不会也拍短视频?

  彭远文:这个量可能连1%都不到。我们跟其他媒体非常大的一个区别是,我们强调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,“全能记者”是一个过于理想化的想法,实际在操作当中往往是做不到的。我们不是靠一个人做多件事情,而是靠多个人做多件事情。

  主编温静:你认为传统纸媒转型的困难主要在哪里?

  彭远文:首先是记者技能问题,正如前述,“全能记者”不现实的。另外从内部考核上面也有问题,如果只是文字记者顺手拍视频,那么从考核上,他工作最重要的是他的文字报道,视频是次要的,那么肯定是做不好的。

  我们这边很多时候是文字记者去,视频记者也去。之前做保定坠井儿童救援,我们的前方当时是派了十多个记者,直播、短视频、文字、图片,各个版块各种形式都有专门的记者做,最终形成融合报道。

  主编温静:当下新闻视频做得好的不多,优秀的人才非常重要,我们视频团队对人才招聘有什么要求?

  彭远文:一个需要他们有新闻的敏感性,第二个要懂视频。我们发展过程当中,最困难的事情就是招人。新闻行业人是最重要的。

  为什么这个行业里面招聘很难?首先整个市场里面,视频新闻的人才是极其匮乏的;第二,当下新闻人才流失也很严重,大量有经验的记者都转型去做公关或者创业;第三,文字记者转型做视频也非常难。因为是文字和视频是完全不同的两种语言,完全不同的两种思维方式,很多时候我们轻视了视频和文字之间的区别。

  主编温静:对于短视频的新闻人才还需要哪些素质?

  彭远文:首先他是要有一定的新闻和视频的基础,他不能是一片空白,另外我觉得很重要的就是热爱新闻,记者不热爱新闻是干不长的,第三是要学会吃苦,我们的电话要求24小时开机。我们是在实战中培训,把人招进来后还有密集培训,基本上每周都有请人来做培训。

  主编温静:《新京报》作为纸媒,在短视频领域成功的原因是什么?

  彭远文:以前说《新京报》不仅仅是一份报纸,现在应该说《新京报》不仅仅是图文报道,我们的视频已经占了内容总量的三分之一了,如果只算每天的即时新闻,我们的视频已经赶上了(图文报道)。也许不用太长的时间,《新京报》的视频内容就会赶上甚至超过图文内容,所以我觉得这个跟很多媒体的“试水”完全是两个概念。

  个人认为在目前的媒体形态里面,报纸其实从来都是新闻能力最强的。我们现在做新闻这块,仍然是发挥纸媒新闻报道的长项,并将这个优势继续延续到了视频领域,另外也跟我们的机制有关,比我们跟腾讯的合作,让我们在移动端的传播上面增色不少。

  主编温静:现在内容池里面有很多的内容,有没有可能做一个视频客户端呢?

  彭远文:有这个想法。

  主编温静:你怎么看待严肃新闻在短视频领域的价值空间?

  彭远文:娱乐类和严肃硬新闻从来都不矛盾,人类对于娱乐的需求肯定比对严肃新闻的需求更大,从古到今都是这样,这是基本的人性决定的。现在传播的载体变了,人人都可以拍视频,但是娱乐和严肃新闻,我觉得从来就不是矛盾。

  主编温静:现在我们视频的体量很大,排名也非常靠前,在内容变现的方面能否介绍一下?

  彭远文:我们现在除了版权合作之外,其它的变现基本上还属于没有起步的阶段。这跟中国人的一些意识、文化也有关系,一个是广告商不愿意投,你做严肃性新闻这块就非常的难办。

  另外一个就是平台,因为内容生产、获取用户、广告变现等等,是一个渠道完整的链条,现在其实我们在整个环节里面只占了一两个环节,就内容生产、分发,平台不在我们手里,用户不在我们手里,所以变现就变得非常困难。

  主编温静:影响力和变现之间的矛盾下,你悲观吗?

  彭远文:我觉得其实也不是那么悲观,如果悲观的话,我们也不会花那么大的力气来做,首先必须得承认,它至少是受欢迎的。一个媒体或者一种媒体形态要死的话,那死得最彻底的方式就是没人看了。比如说有的报纸死了,就是因为没人看了,但是如果你的文字内容还能够通过其它的载体进行传播,那这张报纸就不会死,所以影响力决定了媒体的生死。

  现在新闻视频在受众当中所占的比例已经非常高了,根据公开数据统计,它已经超过了对图文的需求量了。巨大的需求摆在这里的时候,我觉得它未来一定会有变现的方法。还有就是跟渠道之间的合作,平台之间的合作,我觉得这也有很多值得探讨的,比如说现在平台除了版权购买之外,包括像流量分成、补贴等。

责任编辑:侯亚丽
版权声明:凡来源标注有“流媒体网”字样的文章,版权均属流媒体网站,如需转载,请注明出处“流媒体网”。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本站转载,观点供业内参考,不代表本站观点。

相关新闻

{$Hits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