移动流媒体

您现在的位置: 首页 > 移动流媒体 > 分析/视点

是什么让游戏直播平台相继退出CJ舞台?

作者:马骁    来源:预言家游报   发布时间:2018-08-06 09:08:59

   【-流媒体网】摘要:从前年到今年,战旗、全民、龙珠、虎牙相继退出CJ舞台,今年CJ设立独立展台的直播平台仅有熊猫直播,网易CC直播和触手直播。


 

  EDG现身战旗TV展台许下夺冠誓言;王思聪与PDD亲临熊猫TV展台;张全蛋、王尼玛、轩墨宝宝在全民展台露面;网易CC的showgirl长腿吸睛...这是去年多个直播平台在CJ布展的盛况。

  一年后的CJ,室外的温度变高了,室内的直播平台热度变低了。

  从前年到今年,战旗、全民、龙珠、虎牙相继退出CJ舞台,今年CJ设立独立展台的直播平台仅有熊猫直播,网易CC直播和触手直播。

  预言家与几家直播平台聊过之后发现,虽然离开和留下的原因各有不同。但反映出的行业现状是,随着直播平台们越来越冷静,行业越发成熟,CJ的性价比逐渐降低。

  留下的直播平台:投入更冷静

  熊猫直播延续了去年“没什么玩不起”的CJ主题,小苍、普朗东、若风、蓝战非已经在前两日来到现场互动,接下来英雄联盟顶级战队RNG和iG以及DOTA主播2009和zhou还将来到前往CJ现场。

  

1.jpg

 

  现场的活动也相对多样,涵盖《堡垒之夜》、《英雄联盟》、《炉石传说》、《Pandakill》等游戏综艺活动。此前传出欠薪和卖身消息并没有让熊猫在CJ的投入降低太多。

  网易CC直播已经是第二年开设独立展台,今年与百丽、东风日产、蒙牛、小米电视等多个异业品牌进行互动。现场《第五人格》、《非人学院》、《逆水寒》、《决战!平安京》等几个网易游戏的主播相继亮相。昨天OWL中国战队上海龙在现场取得首胜后,今日人气主播孙笑川的CC直播间也成为话题。总体而言,既有爆点的情况下也展现出CJ上独树一帜的跨界思路。

  

2.jpg

 

  触手直播则在今年继续邀请到KPL的XQ战队以及剑仙、蓝烟等主播助阵,配合showgirl的频繁吸睛,而这也是触手连续三年参加CJ展台。而斗鱼直播则是和小沃科技联合参展,主打二次元主题。

  

3.jpg

 

  今年出现在CJ的几家直播平台虽然精彩程度上各有千秋,但与前年的Faker+陈冠希,和去年LPL、KPL多支战队降临相比。

  亮相主播和明星的体量和等级,与往年相比有所下滑。参展的直播平台在投入上越发冷静,逐渐学会利用品牌和跨界来节省预算。

  缺席的直播平台:性价比低

  与去年对比,今年CJ少了全民直播、战旗直播的身影,而前年还更是有Faker、陈冠希这样的大牌选手和明星亮相龙珠直播展台。

  不管是平台数量还是投入比例,CJ对直播平台线下展会的吸引力正在降低。

  战旗直播对预言家游报表示没有参加CJ是因为业务倾斜:“今年战旗主打LanStory的城市巡回展,还有OW官方赛事总决赛的直播。”

  而全民直播则补充了战旗没说的原因——CJ布展对直播平台的性价比不高。

  全民方面回应称:“去年全民举办了一次CJ展台效果很不错,但收益对于直播平台没有想象那么大。”

  直播平台双核斗鱼与虎牙对CJ并不感冒,也印证了这一原因。全民方面表示:“即便像斗鱼和虎牙这两个不差钱的主,也不愿意花九牛一毛在CJ上。”

  实际上,斗鱼和虎牙的上一次独立参展还都是在两年前。今年虎牙再度缺席,而斗鱼则是与小沃科技联合参展,与其他平台相比投入不多。即便分获几亿融资,但斗鱼和虎牙也没有像硬件厂商和游戏厂商一样大办展台。

  一位业内人士对预言家表示:“花几十万买的展台只为了单纯的PR,确实没什么很大的意义”

  比起面子,更要里子

  有趣的是,直播平台对CJ的态度也一一对应着自身现状。

  

4.jpg

 

  根据艾瑞咨询截止今年6月份的直播平台月独立设备数,和易观去年的中国游戏直播平台人均使用时长和次月留存率来看,虎牙和斗鱼是第一梯队。熊猫、触手、CC是第一梯队以外的其他直播平台。

  

5.jpg

 

  熊猫直播和CC直播仍然有在CJ上投入来吸引用户,提高日活等数据指标需求。触手则需要巩固自己移动直播平台领域的头名位置。邀请KOL站台,派发周边也是与用户线下沟通的好机会,连续参展的直播平台也在这个过程中逐渐学会了控制成本。

  

6.jpg

 

  第一梯队的虎牙和斗鱼对CJ态度相对冷淡,是因为他们有足够的余地在CJ上减少收入。首先是斗鱼和虎牙已经探索出适合自己的营收-成本模式。

  虎牙的广告营收在上市后有了显著提升,Q1广告和其他营收同比增长107.2%。

  斗鱼直播的2018武汉国际斗鱼节(斗鱼嘉年华)在招商和入场人次上也逐届上涨。

  其次,CJ能给直播平台提供的最大帮助就是在获客空间上,在各项用户数据中遥遥领先的直播双核,自然更有底气减少在CJ期间的投入。

  融资进度迟缓,是第一梯队以外的直播平台的共同现状。可用的钱不多,也许是全民、战旗、龙珠相继退出CJ舞台,将目光放在其他时间节点的原因之一。

  与前几年直播平台在CJ的大手笔和主播天价合约接二连三的红火势头相比。进入2018年,直播平台融资额度和热度均大幅缩小。

  现阶段的直播平台已经过了抢夺流量红利的初级阶段,而是忙着提高营收、控制成本、探索营收多元化,让自己在融资或股价上更有议价权。

  当直播平台逐渐找到自己的“活法”,明确自己的目标后,CJ的魔力正在逐渐褪去。离开的直播平台越来越多,留下的也越发冷静。

  经历过流量红利、政策监管、大浪淘沙后,如今剩下的“直播玩家”比起“众星捧月”的面子,更要实实在在的里子。

责任编辑:侯亚丽
版权声明:凡来源标注有“流媒体网”字样的文章,版权均属流媒体网站,如需转载,请注明出处“流媒体网”。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本站转载,观点供业内参考,不代表本站观点。

相关新闻

{$Hits}